柚凛

这是我小小的花园。

我喜欢那个人。
他可爱,很可爱,特别可爱,无可救药的可爱,世界第一的可爱,仿佛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这副除了重复说着可爱可爱说不出其他话的痴汉样了。
想要努力传达给他这份心情,但总是做不好。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不超过安全距离,细细掰开这份感情每次只露出冰山一角。

兔子是会孤独致死的

  我一直自诩享受孤独。
  现在看来说出这话的自己简直是被爱的有恃无恐、青春期少年的无病呻吟。
  由于接触动漫,原本的叛逆期转变成隐性的中二病。有意无意的远离集体,习惯性的独自前行,自己觉得这样超级酷贼儿棒。幻想着不可能出现的奇幻情节,荒废着一天天的时光,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对他的喜欢,对他来说不过是众多喜欢中的一份。
有不会嫌多,缺不会觉得少了什么。对我来说这是拼尽全身的努力,只是想传达‘喜欢’这个事实。
他对所有人无差的温柔简直残忍,尽管我十分清楚这不过是他礼貌中的一部分,但还是没有例外的沦陷其中。
越是了解这个人便是陷得越深,他美好单纯的像张纯白的铜版纸,突然出现在这个染缸之中却没有没染上其他颜色。
想要弄坏他。就像出现在人间的天使会被人类折断翅膀,我开始思考如何让这张白纸染上颜色。
就算途中坏了一点也没关系。我想要看见更多的他,想要除开表面挖出最深处的‘本质’。看着被咬到只剩果核部分的苹果一点点变质腐烂的样子,看着他一点点堕落到地狱的底层,朝我伸手。
这是我对他的喜欢,隐晦的,肮脏的,不可言说的,真心实意的爱。
我已经是个烂苹果了,从打了蜡的表面看起来还是个好苹果,可核已经腐坏了,从心开始烂掉的苹果已经没有救了。

对宠物的爱是复杂的,一方面希望它过的好,已达到某种自我满足,另一方面则希望它按照我的想法来,一旦偏离预想轨道就想折断他的羽翼。     

UNDEAD真的是过激背德么?!我还以为你们全员都会乐器是走摇滚系的?!可是阿多的陶笛,吹的挺好的倒是没毛病。可是直男你什么情况?!你要上拨浪鼓么?!(听了角色歌之后的迷茫,你们真的不是安定健全么???)

存脑洞

生活在飞升很多很多年的仙人的秘境里的人参宝宝X被划为灾星总是被人追着打快要被打死的青年鸣蛇

人参宝宝
作为怕火的植物却喜欢炼丹,炼丹很少用炼丹炉,一般喜欢把药材随意处理一下然后加自己的洗澡水或者洗脚水搓成丸子
丸子大补,丸子的材料都是从朋友(秘境里其他的药草和小动物们)那里顺过来的
十分天然而且坦率的人,而且不太懂常识,常常把鸣蛇气到吐血。
喜欢做奇怪的东西,恩,最好别吃
捡到鸣蛇的时候是个很暖和的秋天,忍不住就顺手扯了朋友们几片叶子。
经常给鸣蛇喂自己的洗澡水和洗脚水,觉得自己对鸣蛇很好。

鸣蛇
不知为何被人追杀
相当怕人,幼年时期被熊孩子围着玩到差点扑街
没有朋友(正色)
傲沉
觉得人参宝宝相当鬼畜,但没办法只能靠着他活下去
一直在寻找着同类

蓝鸢尾-献给绝对不会看到这个的你

花吐梗
是自己初中写的故事的同人
纠结了很久还是写BG好了
有灵力,非人的设定
大概是个悲剧
以上(写给自己的废话)

一、
  周五的下午,伊楠躲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里,身边堆满了各色的鸢尾。
  幸好这地方不是上课时期就没人来,伊楠叹了口气。却不想又咳出一朵鸢尾,这次是蓝色的。
  看着面前这朵新鲜出炉的蓝鸢尾,伊楠只觉得生无可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第一次嘴里咳出花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哪家花的妖精干的恶作剧。想来花妖恶作剧的持续时间一向不长,所以也就放着没管了。
   最初还只是一两朵,后来又变成四五朵,由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所以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状况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也想过咽下去,但事实证明那只会让他咳的更多。
  不敢告诉家人也没有告诉朋友,这种莫名的情况只会让其他人感到惊慌失措。尤其是子槿,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吱呀——就在伊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时,教室门被打开了。